早季

A Happy Tree Friend.

带土啊,哪里是活在幻想里不肯出走的迷路者,他明明是活得最现实最唯物的一个人。

【带卡】莺歌与孤独者(5.8)

*最终章八

*胳膊上的塑料管用来插化疗的针头。


5.那凋谢的誓言是我永世难言的心伤(8)


我行走在浓稠的雾霭中,四周每寸空间都挤满了人。我与他们擦肩接踵,身上沾满他们的气味和呼出的二氧化碳,可是我看不清哪怕一张脸。雨前的潮湿之气催人呕吐,混合了化石燃料燃烧时废气的味道。无形中有什么挤压我的胸腔,阻碍我的呼吸,我捂着口鼻穿过一波又一波人潮,不知该去往哪里。

回过神时我已被人流冲上了火车,我木然打量自己所处的狭窄的包厢,忽然意识到什么,猛地站起身来。我的头撞到放置行李的架子,痛感与眩晕缓慢地蔓延开来。拉开窗帘,外面仍是无边无际的雾气,透过那沉闷的白色,我看到了一个银发的...

【带卡】莺歌与孤独者(5.7)

*最终章七,大刀预警。


5.那凋谢的誓言是我永世难言的心伤(7)


变化是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的。在我仍试图惩忿窒欲时,负责监守我的亲卫大多挂着事不关己的表情。他们站在各自的位置,浑如一台台没有情感的机器,出现在我面前不过为完成长官的命令而已。冷淡固然令人气愤,却也合情合理。大家本不相干,所以即便他们态度不好,我也没有立场埋怨他们什么。

直到有一天,他们看我时开始带有一丝耐人寻味的悲悯。我见过太多类似的眼神,故绝无看错的可能。这些人浑然不觉,殊不知在我看来,他们正仿佛在对着我大声喧哗嘲讽。他们的眼睛聒噪地说:看啊,这可怜的家伙啊,外面正在天翻地覆,而这个铐在囚笼里的傻瓜还被...

我赞爆余秋大大,卧槽我真的好喜欢她的风格啊,文笔又干练又犀利,早上起床刷到她产粮,感觉一整天都要精力充沛了。疯狂夸她一万遍qvq

【带卡】莺歌与孤独者(5.6)

*最终章六


5.那凋谢的誓言是我永世难言的心伤(6)


我很少动念算计别人,不代表当别人算计我时,我会乖乖躺着等死。几日前得知我与团藏终将有一次不可避免的会面后,我立刻让鼬着手去查了最后需要确认的事情。

之前说过,十几年前旗木朔茂打的那场扑朔迷离的败战,并非败在他本身能力不够,而是源于背后有人捅刀。在最需要战略物资的时候,三家掌握经济命脉的国有银行突然宣称破产,而那三家国有银行里遍布着团藏的亲信和势力。以团藏对旗木朔茂的忌惮程度,就算他自称破产之事与他无关,怕也是没人信的,更何况旗木朔茂投降不久,三家破产银行很快便又恢复生机,根本不像融资出现过问题的样子。

我的疑点是...

【带卡】《九月鸢飞》片段×2

*突发武侠au脑洞,写个设定章。旅行僧鸢×刺客鹿惊。
*我有点受不了这个涉嫌严重copy古龙大大名作的垃圾名字,能不能来人帮我想一个⋯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片段一

鸢解下蓑衣,尚未来得及坐下点一壶烧酒,颈上佛珠便被人从背后扯住了。
“喂,大叔,那是我的位子。”
身后传来少年慵懒的嗓音,听上去和外面的雨差不多清冷。
鸢偏头去看他,少年一身黑袍,大半张苍白面孔都藏在围巾里。他摘了淌水的斗笠,露出一头嚣张的银发。
少年冲鸢眯眼笑了笑,随即勒在鸢脖子上的念珠猛地一紧。
“所以能不能麻烦你让开?”少年皮笑肉不笑地问。
鸢点头,顺便上下瞧了他一番,心下了然。
男孩腰间别着一长一短两把刀,刀鞘上尚有血迹未擦干净,...

【带卡】莺歌与孤独者(5.5)

*最终章五


5.那凋谢的誓言是我永世难言的心伤(5)


玖辛奈找到我时,我正在大理石地面上枯坐,背靠门板,指间提着一截将熄未熄的香烟。此刻的我,大抵与任何一个情场失意的男人一样——晦暗呆滞、形容枯槁,在光线不足的环境里一动不动,若不是还能呼吸,甚至容易被当成一具死尸。

“混小子,你怎么躲到这来了!”

她一拐进走廊即发现了我,火急火燎快步走向我,攥住我的领子试图把我从地上拎起来。

“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!作为今晚的重要人物,你竟敢给我随随便便玩消失?快打起精神来!”

我朝她投去疲惫的一瞥,抬手拨开她。我把烟头摁灭在地上,说:“师母啊,算了,我真的很厌倦了。”

她愣了...

【带卡】反正我的命运一点都不严肃

*忽然想写点欢快的东西缓解一下,结果一个激动写到晚上三点半……

*退休六代目第一人称,全程胡说八道碎碎念,土哥还没出场。

*我只是写来玩玩,不知道有没有后续。


《反正我的命运一点都不严肃》


在两只眼睛彻底瞎掉之前,我辞掉了火影一职。两个顾问皆一把年纪了,当我提出要卸任时,他们枯树皮似的老脸扭曲成奇怪的形状。

其中一个说:“水门,你才多大年纪啊?”

我刚想说自己不是水门,另一个又说:“你看清楚啊,这个哪是什么水门,白头发的,明明是自来也嘛。”

“哦哦,自来也啊,那年纪确实不小了。”

“该退了,火影就让那个什么,什么水门去当吧。”

我无语干笑几声,默默从养老院逃了出来。我...

【带卡】莺歌与孤独者(5.4)

*最终章四

*不是刀………………是电锯。


5.那凋谢的誓言是我永世难言的心伤(4)


我把鹿惊扶到最近的休息室的沙发上躺下,管服务生要了杯糖水,又让他去把琳叫过来。鹿惊闭着眼睛昏迷在那里,我则像个傻瓜一样端着水杯跪坐在沙发边,不知该怎么把水喂给他。不一会儿琳匆匆跑来,进门时她神色慌张,见到屋内场面时轻微地愣了一下。

“带土,这是怎么回事?你吓死我了。”她语气中囊括了三分不解和七分责怪,我瞬间便推测出,定是那没脑子的服务生叙述了错误的信息,让她以为是我犯了毛病。当然我暂时没精力计较那些有的没的,我起身拽过琳,让她赶紧给鹿惊看看。

手头没有工具,琳只能给他简单测了下体温...

【带卡】莺歌与孤独者(5.3)

*补档、最终章三

*国内的小天使们能打开第一个链接吗?如果能的话我蛮想换到那边更新的,老福特的屏蔽实在太没人性了_(:з」∠)_


5.那凋谢的誓言是我永世难言的心伤(3)


链接


链接II


TBC.

没发成大刀,下章补上,嗯。

土哥的心态变化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。

没事可以找我聊聊天嘛,人家写得好寂寞啦(羞涩。

btw,你们真的不准备留个小心心给我吗qvq


© 早季 | Powered by LOFTER